蔡姓堂号

蔡姓人的堂号,一般是与其历史上的郡号(郡望)通用,如济阳、丹阳、高平等郡号,又都作为蔡姓的堂号使用,其中应用最广泛的是济阳堂。后世蔡姓人不论走到哪里,只要打出“济阳”堂号,便会相认为同宗,这已成为天下蔡姓人的共识,另外,也有个别地方的蔡姓是以祖先的著闻之事自命堂号,或取些含有封建道德伦理意识的名称,如“克慎堂”、“济美堂”之类,含义一望即知,且这类堂号使用面窄,多局限于某一房派,影响很小,故不再探讨。

蔡姓堂号

在姓氏文化中,与堂号关系密切的是堂联,又称祠联。一般用于各家族的宗祠和厅堂、院门两侧,同样具有标识该家族姓氏的作用。蔡姓人创制的堂联种类繁多,主要内容是颂扬祖上丰功伟业、

 

(1)“纸造桂阳,桥留松萌”。此联前句是颂扬东汉龙亭侯蔡伦的历史功绩,蔡伦为桂旧(今湖南郴州)人,是中国造纸术的发明者,用树皮、麻头、破布、鱼网等原料造纸,世称“蔡侯纸”。他也是蔡姓引以为自豪的历史名人,故撰联纪念。后句是赞美北宋名臣蔡襄,蔡襄为福建仙游人,进士出身。曾任福州知府、福建路转运使,后迁龙图阁直学士,知开封府。襄精于吏事,史称他“谈笑剖决,破奸发隐,吏不能欺”。以枢密院直学士再知福州,后徙泉州。在泉州时,主持督造洛阳桥,并植松七百里以护路,闽人感其德,竖碑纪之。“桥留松荫”,即指此事。

 

(2)“经重石渠,孝隆东阁”,此上联说的是汉代朝臣蔡千秋,蔡千秋,沛县人,因精通《谷梁春秋》而被汉宣帝召见,他与《公羊春秋》专家同时讲学于大殿,受到皇帝欣赏,任命为谏议大夫、给事中,后来,帝复求能为《谷梁》者,皆不及千秋,于是亲选10人从其受学。千秋授学之处为汉宫石渠阁,故蔡氏后人以“经重石渠”颂之,下联指蔡顺。蔡顺是东汉著名的大孝子,安城(今属河南》人。史载他少年丧父,奉母极孝。母亡故,未及葬而邻里失火,火将烧至其室,顺不肯走,伏棺痛哭,火竟越房而过,其室丝毫未扭,邻人皆以为是他孝心所致。据说他母亲生平怕雷,死后,每遇雷震,蔡顺都要去母坟边环绕大喊:“顺在此”。后来他被推举为孝廉,因不愿远离母坟,辞不就,其孝行受到朝廷表彰,并得到宰相尊崇。东阁,为宰相待宾客之所,因此称他“孝隆东阁”。

 

(3)“西山先生,三世幼学;中郎爱女,六岁知音”。此联前句指蔡元定及其父、子。蔡元定,建阳(今属福建)人,是宋代著名理学家。相传他自幼好学,8岁能诗,及长,为避俗务干扰而登临西山绝顶读书,饿了就嚼荠菜充饥,由此学间大进。后来他求师于朱熹,熹扣问所学,大惊道:“此吾老友也,不当在弟子列”。遂与之对榻讲论经义,常至深夜。朝廷闻其名,欲授官,他坚辞不就,筑室于西山,以讲学为业,被学者称为“西山先生”。元定之父蔡发及其子蔡沈,俱以学问著称当世。特别是蔡沈,少时师事朱熹,研习《尚书》等,朱熹晚年欲著书传,精力不及,遂以事嘱沈。蔡元定生平精研《洪范》,独有心得,亦未及论著,说:“成吾书者,沈也。”蔡沈受师、父嘱托,反复数十年,终于写成《书经集注》,并有所阐发,成为朱熹、蔡元定理学的继承者。后隐居九峰山专心从事著述,人称“九峰先生”。联中“三世幼学”,说的就是蔡元定祖孙三代勤学有成的事迹。

 

下联指蔡琰。淡字文姬,为蔡A长女。她少即聪颖过人,及长博学能文,琴棋书画,无所不通。相传她6岁能知音律,其父在隔壁屋里弹琴,弦断音绝,她能说出断的是第几根弦,为蔡氏爱女。蔡文姬生平事迹,后有专文介绍,本文不再赘述。

 

蔡姓历代名贤逸事甚多,由此而产生的堂联也难于尽述,由于这些堂联多出自地方名家之手,颇具文采,因而有一定的文学欣赏价值。此外,与其他姓氏的堂联一样,蔡姓堂联也是以启迪后人奋进为主旨,同时I含着丰富的文史知识,如能去芜取精,古为今用,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。